绞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绞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出没1111111111114-(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17:27 阅读: 来源:绞线机厂家

又到一年春好处,又到一年踏春时。我们艺术系决定来一次春游,目的地是著名的茶乡——此处离我们学校不太远,交通不成问题。现在正是青茶上市之时,茶乡堪称人间仙境。

大家都对这次旅行充满了期待,出发前的兴奋感染了每一个人,甚至包括了艺术系的校工黄明。黄明年纪和我们差不多,但由于家境问题而身体瘦少,平时只是负责帮我们收拾画室之类,极少说话。今天他居然小心翼翼地靠到我身边,求我去茶乡的时候帮他带回几张照片来。他说话的时候两眼炯炯发光,令我吃了一惊。

我答应了,他道谢而去。好友赵凯凑到我身边,说:“真是怪了!平时黄明对我们非常仇视,很不友好,今天居然也有求到我们头上的时候!”

这只是一个插曲,很快我们就轰轰烈烈地出发了,奔赴茶乡。一下车,我们就感觉如置身于人间仙境。青茶香气阵阵袭来,空气中仿佛弥漫着淡绿色的清雾,顿时一解身心疲惫。我们几个大小伙子急吼吼地奔着镇上而去,准备寻找一些写生或者摄影的素材。

这个时候,“素材”来了。刚到镇上,一个紫衣姑娘猛地蹿到了我的面前。她手里捧着一把绿油油的青茶,一双大眼睛水灵灵地望着我:“尝尝吧,嚼一片尝尝。”

我知道没有完全焙干的茶叶是可以清嚼的,本来想拒绝,但姑娘的眼神让我无法摇头,于是我取了一片嚼嚼。确实不错,香且回甘,我连连赞叹。

姑娘松了一口气,说:“我就说嘛,我从来不骗人的。我的茶是真的,我的茶是真的。”

我以为接下来姑娘要向我推销她的茶叶了,而且我也真打算买一些,但是没想到她把手收了回去,一扭身离开了。似乎,她让我尝茶叶的目的只是想得到我的表扬。

好友赵凯拍了拍我的肩膀:“哟,不错啊,这姑娘看上你了?”

但后来的事实证明,那个姑娘并不是看上我了。我们艺术系的男生散见在小镇的各个地方,几乎每个人都遇到了那个姑娘。她捧着茶叶请求人们嚼一片尝尝,然后转身就离开,没有任何原因也没有要推销的意思。

黄昏前我又看见了她,她正捧着茶叶让另外一个大学生模样的男生尝。当她把手缩回来的时候衣袖被蹭了一下,我猛然看到她的手臂上居然有几道血淋淋的印子,惨不忍睹!

这是怎么回事?我还没有回过神来,她就已经跑远了。

我拉住了赵凯:“我觉得她没那么简单,这可能是个阴谋。她手臂上全是伤,很可能是被人逼迫出来请人尝茶的。”

赵凯同意我的观点,认为这和强迫小孩出来乞讨有相似之处,唯一不同的是:姑娘没有任何盈利的举动。

不管怎么样,我们决定跟踪那个姑娘。

好不容易,我们找到了姑娘的住处——一个小小的茶屋。

门外放着一口大锅,一个中年女人正用手努力地抓炒着锅里的茶叶,还有一个小男孩绕着锅跑。紫衣姑娘向中年女人微笑一下,拍拍手就钻进了屋子。我们撒谎说想借宿一个晚上,而且许出了报酬。中年女人很不错,容许我们住下来。

就这样,我们知道了中年女人叫彭姨,紫衣姑娘叫淑芳。她们是母女,小男孩则是淑芳的弟弟。

但我们依旧不知道淑芳为什么手腕上血淋淋的,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到处请人尝茶。

当天晚上,我们在彭姨家里吃了一顿不错的晚饭,饭后我们听到后屋传来了“沙沙”的炒茶声。果然,淑芳坐在一口大锅前努力地炒着青茶,是上好的芽茶。她一边炒一边说:“我的茶叶不是假的,不是假的。你对我那么好,我怎么可能给你假的茶叶呢?不是假的,不是……”

这段莫名其妙的话喃喃了几十遍之后,淑芳突然大哭起来。她从头上拔出了银簪子,狠狠地在自己的手臂上划了一道。血从雪白的皮肤下渗了出来,姑娘痛得翻起白眼,却似乎很满意,像是得到了某种解脱。

12下一页

常平废线高价收购

宿迁强电管廊CPVC电力管厂家案例分析

野生赤灵芝鉴别赤芝报价免费获取报价

天龙16方洗扫车供货商

安徽CPVC电力管生产工艺描述

厦门乙级防火玻璃门点击进来获取报价

施工黄冈CPVC电力管实力大厂家

安康电力管弧形弯头安装注意问题

东莞厚街电缆上门回收

重汽消防车国五批发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