绞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绞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食之都香港如何管住公款吃喝

发布时间:2020-02-27 13:01:27 阅读: 来源:绞线机厂家

香港有“世界美食之都”的称誉,一是因为虽是“弹丸之地”,却荟萃了全球的美味佳肴;二是因为有异常广泛的群众基础,市民“好吃”者众多。前些年某国际机构曾做过一项专题调查,发现在众多国际都会中,香港人高居“下馆子”次数的榜首。  由此可见,港人“好吃”,国际一流。但笔者以为,港人不仅“好吃”,而且“会吃”,“会吃”水准,同样国际一流。“好吃”而不“胡吃”,吃得“有规有矩”,这就是水平。尤其是公务人员,把自己的嘴管得很严,吃什么、怎么吃,对人对己都异常“严苛”。  客居5 年,作为中央媒体驻港机构的负责人,笔者没用公款招待过一次香港的公务人员,制度使然,严禁此类“公吃”;不想“坏规矩”、“惹麻烦”的我,欣然“入乡随俗”。一切严格依法办事,简化了人际关系,净化了社会风气,也节省了巨额“不可见”成本。至于香港政府的公务招待,笔者每年倒是要参加多次,例如一年一度的春茗、回归纪念日、国庆等,港府都要举行大型活动。但港府的“宴请”,多是庄重、简朴的酒会或自助餐,极少有摆开桌面坐着“按程序”大吃大喝的。而留下最深印象的,却是政务司长在自己官邸举办的辞旧迎新酒会。  由于联络媒体属政务司长职责范围,每年岁尾年头,司长都要在半山官邸安排一次与媒体负责人近距离交流的活动,已成惯例。至少提早半个月,受邀者就收到了由政务司长本人签名的请帖,不仅写明日期、时间、地点,而且附上简明的行车路线图,以方便客人。笔者前后参加了4 次,第一次的主人是首任政务司长陈方安生,后几次是继任的曾荫权(官邸属于政府公产,司长卸任后即在规定的期限内搬出,新任司长整修后迁入)。从约定的下午6 点开始,主人夫妇就会在官邸的小楼门口笑盈盈地迎接陆续到达的客人,然后请大家“自便”--或在客厅或在露台、花园,随意参观、交谈。待大部分客人到达之后,司长会很热情地来到客厅,向自然围拢过来的客人们说几句感谢、祝福的话,然后也加入轻松交谈的行列。客厅一侧的长台上摆放着多种软饮料,供大家自取;两三位服务员端着小托盘穿行于忙于交谈的客人之间,不时送上几样小点心。交谈之间,司长还不断向迟来的客人打招呼,送早退的客人离场。一边欣赏着山下维多利亚海湾的夜景和四围的山景,一边倾听或参与着同行间、与司长的交谈,聚会自始至终充满了轻松、欢愉的气氛。记得最后那次聚会时,我曾就当时的一个“敏感传言”径问曾司长:“您也听到关于您可能接任特首的传言了吧,您怎么看呢?”话音未落,曾荫权就赶忙笑着否认:“没根据,没根据,也没想过,搞政治,5 年时间,太长了吧……”主人、客人都会意地哈哈大笑起来。  没有郑重的祝酒,没有成套的中西大菜,在约定的两个多小时里,客人可以迟到也可以早退,在“家庭般”的氛围中,主人既表达了“亲民好友”的意愿,又展示了不乱用公款的清廉作风。而被邀请与会的人,都觉得很荣幸也很轻松,绝无被轻慢的感觉,更没人嫌司长“小气”。这就是在香港特区“二把手”--政务司司长官邸中的“公吃”,能让人轻易忘怀吗?  最近,一则有关“公吃”的港闻引起了内地民众的高度关注。有媒体报道,香港特区政府民政事务局局长曾德成在立法会回答质询时报告了近三年政府“公吃”的“账单”:总共花费609.5万港币,2008年190.1万,2009年202.3万,2010年217.1万;其中最“贵”的一餐是去年的国庆酒会,支出120.6 万,花费相对比较少的是2009年的农历新年及新春宴会,两次共花了48.5万港元。而参加这类酒(宴)会的各界宾客,都在千人以上。此外,曾德成还补充说,根据政府制定的内部指引,政府人员在安排宴会时,除了需要得体之外,不能给人奢侈的印象,公务宴会中不得包含价格昂贵的食品或鱼翅等濒危物种制作的原料。无独有偶,仅仅3 个多月前,同样是一则港闻,也在内地引起了广泛的热议。那次披露的是现任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曾荫权近4年外出访问经费的“账单”:4年出国、出差40次,开支总额987086港元,其中机票费用占了一大半,为54万。由此,笔者联想起亲历的政务司长官邸的“公吃”,同是曾荫权,当司长也罢,任特首也罢,“吝啬”之风不改,这绝不是个人品格使然,更是成熟完善制度规范的结果。难怪不光港人为此感慨,内地民众也忍不住议论纷纷。因为人们看到的不仅是数额上的“天壤之别”,更是透明度方面的鲜明反差。不容否认,内地“三公”开支的多年居高不下和长期“暗箱操作”,已经成为一个阻扰官民互信的重要纠结点。  香港并非从来就如此清廉,几十年前也曾有过贪腐严重泛滥的景况。后来,在巨大的社会压力之下,当局顺应民意、痛下决心,建立并不断完善了以廉政公署为标志的反贪制度,才推动官场迅速改观。笔者曾向香港友人请教香港反腐倡廉最突出的成功“要诀”,答案是“两严”:制度严苛,不给“有心人”留一点犯奸作科的缝隙;监督严密,不让官员有片刻失范妄为的时间。正所谓“头上三尺有传媒”,所有公务人员随时随地都被“监视器”跟踪“罩着”,想不透明都难。正是这“两严”,保证了香港在国际上长期享有清廉一流的美誉。  不错,“一国两制”下的香港实行的是资本主义制度,但反腐倡廉的成功经验,当属人类创造的共同财富,不应因其“姓氏”而受到轻视、排斥。从理论上讲,社会主义是比资本主义更先进的社会形态,如果连官员的“嘴”(公款吃喝)和“腿”(公车滥用、公费出国出境)都管不住,只能说明那个“美好的理想”大筐里被人掺进了“假货”、“私货”,是实践中的走样,连累“主义”也蒙了尘。剔除“假”、“私”,正本清源,积极借鉴一切有益经验,才能步入根治贪腐的正轨。(吴酩)

北京治疗早搏的医院

郑明理医生

曹学林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