绞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绞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在寺院里面居住连载

发布时间:2020-04-21 17:41:40 阅读: 来源:绞线机厂家

前情回顾:

我们在用水冰冻住“馆长”之后就立刻跑了出来,出来之后我就问周营:“怎么了,他不是被冰冻住了吗?”周营说:“是,他的确被冰冻住了,但是你没有发现吗?”我问:“发现什么?”他叹了口气说:“唉,真是笨啊,你没看见他身上的冰都在渐渐的裂开吗?”这时候我回想一下,的确,刚才冰有点碎了的感觉,这时候我又听见了那个让我毛骨悚然的声音-那个可怕的女人的“笑声”。

这时候我就看见他们都发蒙了,最后我看了一眼周营,他也看看我,我们一起点了点头,然后就异口同声的说:“快跑!”

我和周营率先跑了出去,而那个人在过了一会儿之后也反应了过来,直接也就跟我们跑了,我们不知道跑了多远我就停下来说:“不行了,跑不动了。”听见我说话之后他们也都停了下来,然后他们也都气喘吁吁的说:“不行啊,这么跑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总得找一个能待住的地方吧。”我也说:“是啊,这么跑下去真的不是个办法。”

这时候周营也说:“这样吧,我认识一个寺庙的和尚,我们去哪里,你们都跟着我。”我们听完也都点了点头,然后也不管还累不累就跟着跑了过去,很快就到了那个寺院,我们进去之后就一个人都没有看见,这个寺院的大门也没有关,院子里面的灰尘都有两三厘米厚了,我们踩上去之后灰尘就飞了起来,我穿深色鞋子还可以,不过他们穿白色鞋子的人就完蛋了,他们一个个的还在抱怨:“我的天啊,这是什么地方啊,好脏啊。”这时候周营就不乐意了说到:“你们不爱待就走,一个个的是在殡仪馆工作的,还嫌脏,要干净还是要命!”他们那些抱怨的人看见周营生气了就都不敢说话了。

这时候从寺庙的大殿里走出来一个老和尚,这个老和尚的头发,胡子,眉毛都是白色的,是雪白的,就好像是电视剧中演的功力深厚的老方丈一样。我们见到他还有一点害怕,可能是因为刚才被那个女鬼吓得还没有缓过来吧。

这时候只见周营对着老和尚鞠了一躬,那个样子很滑稽,好像他就是一个和尚一样,他双手合十,然后对着老和尚鞠躬说:“方丈。”老和尚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这个声音很小,如果不是我们全都没有说话,那么这个声音应该是听不见的。

那个方丈见我们这么多人,就问到:“不知施主们来我这里有何贵干啊?”这时候周营说了:“方丈,是这样的,我们全都是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我们最进遇到了一件麻烦的事情,所以,我们想要来这里避一避。”

老和尚说:“你们这次来我这里就是为了躲避这件事情?”我们中有一个不太懂事的人说到:“喂,老和尚,你这是什么意思,不让待啊。”我听他这么说话就轻轻的推了一下子,这回他才反应了过来,然后才闭上了嘴。

这时候我向老和尚说到:“对不起啊,方丈,他不太会说话。”那个老和尚却说了一大堆我没有听懂的话:“年轻人,有时候气血太旺也不好,会伤身的。”我虽然没有听懂但是我也点了点头说:“是,方丈教训的是。”这时候方丈说:“你们能来就是缘分,好吧,你们就住下吧。”我和周营这时候一起说:“谢谢方丈。”然后就是方丈带着我们到住宿的地方,哪里很干净。

我没有想到,这个寺院的外面灰尘一片,但是屋子里面很干净,被子叠成一个豆腐块,茶桌和椅子都很整齐,这时候方丈开口了:“年轻人,你们就暂时住在这里把,虽然地方不大,但是我们是佛门清修之地,不喜欢被打扰,请各位安静一些。”我说:“谢谢方丈,其实能有个住的地方就可以了。”方丈点了点头就出去了,我们在这里也安心了许多,可能是因为在电视上面说寺院有神佛保护,鬼进不来的缘故吧。

我们还是有点害怕,于是我们就决定两个人一间禅房。夜晚方丈来我们的房间说:“年轻人,吃饭了。”那声音很慈祥,而方丈长的也很慈祥,不知道是因为他的头发和胡子,还是他的那一张没有表情的脸。

我答应了一声然后就去通知其它人,我们进到了方丈的房间,哪里摆着一个茶桌,上面有几个杯子和一壶茶,屋子的中间摆着一个桌子,上面有几个馒头和粥,剩下的都是蔬菜。

这时候我们人群里有一个人说:“妈呀,这是什么啊,连一点肉都没有,这怎么吃啊。”这时候方丈说:“施主,佛门清修之地,不可食荤。”我急忙说到:“方丈,您客气了,我们这么多人来打扰你,你还给我们住的和吃的 我们都不知道要怎么去感谢你呢。”方丈点了点头就吃饭了,这顿饭吃的很安静,最后吃完饭的时候方丈就把我独自叫到他的房间问我到:“年轻人,你实话实说,你们这次来是干什么来了。”我对方丈说:“方丈,事情是这样的,我们都是在殡仪馆工作的,这几天来了一个女歌星,她是被车撞死的,我跟她补完妆之后就听见有女人哭泣的声音,然后我吓得跑了出去直接就回到了家里,然后我洗澡的时候发现门外有哭泣声,然后我想要打开浴室的门,可是我怎么都打不开,然后不一会我同事们就来了,然后我们又经历了一番之后我们就跑了出来。”

方丈听完就说:“年轻人,这件事情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但是你们想想有没有对这位死者有什么歪脑筋?”我想了想说:“这个,方丈,我没有动过歪脑筋,但是他们的话,我也是不太清楚的。”方丈叹了口气说:“好吧,年轻人,我能帮忙一定帮。你先去休息吧。”我说了一句:“谢谢啦,方丈,那我就先走了。”我出去之后就看见寺院的大门口有身影在徘徊。我吓得一下子就跑进了房间。

(未完待续)

作者寄语:新人,不喜勿喷。

易轶

北京离婚律师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