绞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绞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8:41:35 阅读: 来源:绞线机厂家

我站在紫色鸢尾花海中,情不自禁地翩舞起,待低头看时,不知何时自己已是一身紫衣罗裙。

素指一转,一面小铜镜在手。

我不知这动作为何做得这般自然,仿若许多年前我就喜欢翩舞和照镜子。

见铜镜里的自己模样未变,只是眉心多了枚紫色朱砂,那朱砂的形状如同鸢尾花,细一看可不就是朵紫色鸢尾花么。

我有些惊喜,感觉这才是真正的自己。

这时听见有人在唤我,便收起铜境在仙雾中寻起。

越过几道小榭,见一白衣仙长伫立在仙雾袅袅中。

那人一袭如云白袍拽地,两只羽袖被风鼓吹着猎猎作舞。

鹤发童颜间眉心一轮赤红色朱砂,手拈一枝带叶连枝的白牡丹,双脚赤足,足上盘绕着各种细碎的花枝,缠缠绕绕一直到膝盖。

周身仙气涣涣,让人不时升起敬畏之心。

“紫鸢!你终于回来了!可还认得本座?”

我望着眼前的上仙摇头,却觉他的眉宇与兰陵王有些相似,不知他与兰陵王是什么关系?

那仙长似乎瞧出我的疑虑,拈指一笑,将手中的白牡丹一挥,那园中萦绕着的仙雾顿时敛去无踪。

没有仙雾的遮掩,园中的景象瞬间没入眼底。

只见各色各样的牡丹花、芍药……争奇斗妍,散布在园中各个角落。

万花园,真正的万花园!我在心中感叹。

眸光最后落在上仙手中的白牡丹上。

牡丹贵为王花,那他岂不说是花神!

“你是花神?”

仙长摇头轻笑:“看来当年那一劫让你魂魄支离过久,尚待些时日才能恢复!本座乃花木大帝是也!这六界的花木皆为本座的徒子徒孙,也包括你在这!可惜啊,那白莲和曼珠沙华纠缠了几世尚未归位,眼看万年一届的花会将至,本座不得不提前将你召回,好助他们一臂之力!”

我听得一头雾水,白莲与曼珠沙华跟我有什么关系?

花木大帝似乎看穿的心思,素指一点,眼前出现一面硕大的棱镜,那棱镜里不时有道道银光闪烁,细细碎碎的,如同月下泛着银光的湖面。

花木大帝冲着棱镜掐了个暗诀,镜面一晃,数道银光飞来,将我瞬间吸了进去。

这瞬间来得太快,我来不及挣扎,只能随着银光在镜中游荡,转眼来到一片红艳艳的花海中。

那花艳的惊人,有同地狱里的红莲,极有嗜天泣血之势,如团烈火一般燃烧不止。

在这花旁竟是灰色的一片,时不时传来幽魂的啼哭声。

这是地狱!我顿时醒悟。

那,这花想必就是曼珠沙华了!

这是地狱里唯一带颜色的东西。传言,它长在彼岸崖上,崖下是赤黑黑的望川河,无数的冤魂终年不休地在望川河里哭喊挣扎。

生不得,死不得,忘不得,放不得……那么多的执念,让人欲罢不能,于是这忘川河便成了那些执念者的最后留宿。

无数曼珠沙华花瓣在空中翩舞,最后凝化成一红衣墨发男子。

那男子眉目如画,五官精致分明。剑眉斜飞入髻,一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微眯,似笑非笑地将眸光投在我身上。

我心一怔,这不就是另一个版本的宇文邕么!只不过两人的神情和服饰不同而已。

莫非宇文邕的本魂就是曼珠沙华!我顿时领悟。

可现在的他,明明站在这里,却觉像是道虚影。

我朝他步去,他眸光触不到我。适才想起,这不过是花木大帝用棱镜构起的虚幻世界。

就在这时,我看到另一个我,从天而降,恰好落在这人的身旁。

顿时明白,棱镜不过是让往事重现。

眸光落在另一个我上。

看样子,我像是受了伤,肩头隐隐冒着血珠,只听那红衣男着急地说:“紫鸢,是谁将你弄伤了?让我去替你教训他!”

“赤黎不要!是……我自己不小心划破的!”

“傻丫头!怎会这般不小心!帝父最近可好?”

听得出,这声帝父唤得是花木大帝,赤黎是花木大帝的末子。

“近来魔族缕缕滋扰圣山,帝尊大人已忙得抽不出身!不得已,将上神冉翊召回,有意让他去守护圣山!”只听另一个我说。

“大哥修为颇深,有他在圣山,量那些魔族也不敢胡来!到是可怜了你,你是大哥的侍女,他这一去,定然会携上你!”赤黎带着股不舍说。

“我可以拒绝!”另一个我想也不想地说。

我隐隐感觉另一个我对赤黎是有感情的,可空间是怎样一种感情,竟道不明。是朋友,又像恋人,说是恋人,却又恋人要少了些热情。

又见赤黎握着另一个我的手说:“跟着他,总比跟着我好!我命该如此,只能守着这漫无天日的灰色地狱!”

赤黎说时眸里隐隐有股不甘,却又被心底的无奈包围。

同为花木大帝之子,待遇却有天壤之别。他的兄长冉翊出生时,花宫殿内金莲朵朵,香飘四溢,佛光万道,萦绕着宫殿久久不散,当时就曾有人预言,冉翊颇得佛缘,前途不可限量。早就被花木大帝视为继承人选。

而他出身那会,花宫殿外萦绕着数百只黑色的乌鸦,继而一团天火横空冲来,火光四射,烧了数百座宫殿。于是被人预言乃极凶极恶之象,是为不祥。

花木大帝不喜欢他这个儿子,便将他遣离花宫,来这地狱服差。

同位帝子,竟有如此大的待遇差别,直让赤黎心寒。

好在地狱虽为凄凉枯燥,但他因为不屈,反倒能好好潜心修炼,修为提升的极快,不到五千年,就已是上仙。

偏偏在这个时候,见到了来地狱办事的冉翊和另一个我。

我那时刚修成人身,不免有些淘气,跟着冉翊身旁,看看这个,望望那个,对什么都好奇,不知不觉走进曼珠沙华丛中,见到了赤黎,继而与赤黎混熟了。

也许是心里太过寂寞,赤黎对我有种难以言明的感情,只是我自己没有发觉,仅当他是朋友。

当冉翊被花木大帝授命要去守护圣山时,冉翊居然提出要娶我,赤黎得知后,不顾一切地赶去花宫,在我大婚那日带走了我。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明日这个故事大结局了哈!额,今天好冷,手都冻僵了!赶紧得骈抱热水袋!

程力冷藏保鲜车价钱多少

经验吕梁热浸塑钢管应用于非开挖工程

新浦区代写标书公司

面膜进口清关上海日用品进口清关操作方法

镀锌单面凹槽管厂家/异形凹槽管厂家

小型锄草机拓展新农技

多图沧州路桥工程玻璃钢电力管厂家

乐山隧道隧道防水板土工膜焊机

灭火剂用白炭黑橡胶防老剂用白炭黑供应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