绞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绞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宋朝的军事实力-【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50:33 阅读: 来源:绞线机厂家

宋朝的军事实力

宋朝最遭人诟病的是军事的羸弱,不仅未能像汉唐一样在草原上大展雄风,而且连本属于汉地的幽云十六州都未收回,北宋时和契丹签订“澶渊之盟”,最后被金国所灭;南宋则更加屈辱,先是向金称臣,后被蒙古所灭。所以,宋朝历来被认为是积贫积弱的一个朝代,丧权辱国的一个朝代,因而也被人认为是令人感到屈辱的一个朝代。

从表面现象来看确实如此。但如果深入分析当时的实际情况,则会发现宋朝能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维持三百二十年,已经是奇迹了,宋朝的军队并非是想象的那样不堪一击,至少其行为是情有可原的。

一、宋朝的立国在军事上先天不足。宋朝立国时,北方的契丹已经先立国几十年,它在后晋的石敬塘手里抢去了幽云十六州,使得中原的北大门洞开;同时产马地在北宋建立之前即被西夏和辽国占有,所以北宋一直少马,难以和北方的少数民族骑兵对抗。所以宋朝的立国是相当捉襟见肘的。

二、宋朝碰到了多个空前强大的敌人。首先,从数量上来说,宋朝碰到的对手是最多的。(对手是指有较大实力能征服别的蛮族而且向中原王朝进攻的蛮族,如果中原王朝只需要少数的军队就能镇丨压,就算不上对手,如汉朝时候的羌族,宋朝时候的交趾;如果从不进攻中原王朝,如唐朝时的回纥,在唐朝衰微的时候也没有进攻过唐朝,宋朝时候的大理国,也就算不上对手,)两汉的对手就只有匈奴一个,唐朝的对手也就突厥,明朝时候的对手是蒙古和满族,而宋朝时候的对手多达四个:契丹、党项、女真、蒙古。

其次,从力量上看,宋朝碰到的对手都是空前强大的。理由如下:(1)、匈奴、突厥是处于文明前野蛮阶段,而宋朝的对手契丹、党项、女真、蒙古以及明末的满族是处于正向文明阶段进化的阶段(这些蛮族的文明进化与唐朝的文明输出及宋朝的文明兴盛有很大关系,在后辽的时候,后辽甚至以宋朝的年号为自己的年号)。这产生了以下差别:1、经济基础不同。前者完全靠自然条件生存,自然条件恶劣的话就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而后者则掌握了农业生产技术,根本上解决了靠天吃饭的问题,其经济基础更加稳定而强大。正因为如此,除西汉的匈奴正处于上升阶段以外,东汉的匈奴、唐朝的突厥都是因为自然条件恶劣正处于衰落阶段被中原王朝灭掉的。2、国防条件不同。匈奴、突厥没有国防观念,因此卫青、霍去病攻打匈奴时长驱直入,而后者则已经有很强的国防观念,并且修筑了坚实的国防设施。3、野心不同。前者的野心就是到中原来抢劫,对土地没有野心;而后者的野心大大增加,契丹已经知道了土地的重要性,因而对幽云十六州非常看重,而女真、蒙古则一直想统一天下做皇帝。4、军事领袖的强弱不同。前者没有产生真正强有力的军事领袖,而后者则产生了非常杰出的军事家,如耶律阿宝机、完颜阿骨打、成吉思汗等。(2)、西汉的匈奴正处于上升阶段的强盛时期,而东汉的匈奴、唐朝的突厥则处于没落阶段的衰败时期。而宋朝的对手契丹、党项、女真、蒙古则都处于强盛时期,并且一伙强于一伙。

所以,匈奴、突厥是纯粹的游牧民族,其力量在于彪悍的体魄,强健高大的战马和快速的反映机制,其目标在于抢劫,所以相当与一群强悍的有武装的强盗;而契丹、党项、女真、蒙古则不仅保持了游牧民族的强悍和快速,而且有比较稳定的经济基础、坚实的国防设施以及善于运用兵法的军事领袖,其目标在于土地甚至统治全国,所以他们已经超越了前者而成为一个强大的有极大野心的掠夺型的武装国家。所以宋朝遇到的敌人强大而可怕。

有对比才有鉴别,我们首先分析汉唐明在对匈奴和突厥时的表现,然后再对比宋朝对外时的表现。

匈奴是中原王朝碰到的第一个劲敌,强盛的时间比较久,到汉朝的时候也正处于上升阶段,曾经和赵国有过战争,互有胜负,秦朝时候蒙恬率大军北却匈奴,汉朝开国时曾有“白登之围”,后通过和亲暂时解决了问题,在吕后时匈奴曾致信侮辱吕后,到文景之时一直保持和亲,并赐玉帛。汉朝一开始也是对匈奴采取一种妥协退让态度。汉武帝时期依靠文景之治积累起来的经济基础对匈奴展开反击,通过三次大战役取得了决定性胜利。这是令很多人感到自豪的事情。但深入实际,就会发现汉武帝时期也只有在卫青、霍去病这两位天才的将领时期才能打胜仗,而当这两位天才将领去世以后,汉朝就败多胜少了,李陵、李广利甚至还投降了匈奴,匈奴在汉武帝末期又开始嚣张起来了。可见,汉武帝倾举国之力,也未能消灭匈奴,却弄得天下空虚,户口减半,民怨沸腾,差一点天下大乱。

东汉击败匈奴和唐朝击败突厥都是在他们正处于衰落期,并且当时遭受大天灾,所以击败他们不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并且唐朝在开国时曾向突厥称臣。

明朝在明成祖时曾大败蒙古,史称“疆域远迈汉唐”。但深入分析就会知道,明朝时候的蒙古早已雄风不再,因为他们已经经过几十年的中原生活,被彻底腐化掉了,同时内部纷争不已,所以并不强大。而“土木之变”则纯粹是皇帝荒唐、宦官误国的结果,而并不是蒙古有多么了不起的强大。

而到宋朝立国时,面对的敌人已经远非匈奴、突厥、明朝时的蒙古可比。如果说,匈奴、突厥、明朝时的蒙古是一些强悍的强盗的话,而宋朝面对的敌人就是一个强大而富有侵略性且处在上升时期的武装国家。在这种情况下,要求宋朝像汉唐击败匈奴、突厥一样击败契丹、西夏、女真、蒙古,已经是不现实的问题了。后人对这一点反倒糊涂,而当时的政治家对这一点则是心知肚明的。宋太宗时期曾两次发动对辽国的战争,都遭到臣下的反对,赵普和李肪甚至在宋军节节胜利的时候上书反对北伐,批评宋太宗是“乐祸求功”。而宋太宗在经过两次较量之后也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采取了防御的政策。

在这种情况下,加上宋朝立国的先天不足,宋朝也只能采取防御为主的策略,它已经不具备那种以进攻立国的条件了。即使这个时候仍然是唐太宗在位,恐怕也只能如此了,况且唐太宗时曾率大军进攻高丽也大败而归,他对高丽也无可奈何。

平心而论,宋朝的防御政策还是相当成功的。至少不是很多人所说的那样--一触即溃。当然,这么说并不是说宋朝的军制没有弱点,因为宋朝的国策是防御型的,所以进攻能力不强,但防御能力还是很强的。

我们再来分析宋朝的历次战役,可以发现也有辉煌的时候,虽然一而再,再而三地遭遇强敌,但仍拼死抵抗,虽然失败,但屡败屡战,极其悲壮,可歌可泣,而决不是像后人想象的那样不堪一击,懦弱怯战。

宋太祖时期宋辽有过一些小规模的战役,宋军基本上取得了胜利;太宗时期曾对辽发动过两次大规模战役,旨在夺回幽云十六州,都先胜后败,但辽国侵入宋境也马上失败,后人认为当时如果是宋太祖在位的话,肯定会取得胜利,这种说法有道理,因为毕竟宋太宗不是军事天才,但也不能乐观地认为宋太祖能把辽国灭了,宋辽之间基本上实力平衡,要彻底打破这种平衡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使后人相当看好的汉武帝、唐太宗在位的话,也肯定是无可奈何的,因为战争是靠实力说话,而不是一相情愿的;其后的“澶渊之盟”,与宋真宗的厌战有关,如果当时有一位雄才大略的皇帝,很可能可以大败辽国,甚至乘机夺回幽云十六州,但从结果来说,也是可以的,毕竟保持了宋辽百余年的和平,赐点财物给它也无关紧要,并且在外贸中都赚了回来的。后人之所以认为“澶渊之盟”是一个耻辱,是因为汉唐虽然也与蛮族签定过城下之盟,但最后都报了仇的,洗刷了耻辱的。但后人没有认识到的是,与一群实力不能与中原王朝相提并论的蛮夷签定城下之盟当然是耻辱,但与一个相当强大的国家签定城下之盟则应该是很正常的了,就像今天和美国签定一个协议,只要协议的内容没有损害国家利益,就是可以接受的,而不是什么耻辱。其后与西夏有过多年的战争,互有胜负。宋辽、宋夏战争体现了宋朝的进攻能力不行,但防御能力是很强大的,因为西夏也并不能真正侵入到宋境。

靖康耻给中原王朝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耻辱,其后的宋金战争刚开始宋朝方面很狼狈,但后来慢慢转入了反攻,后面宋朝甚至略占上风,但赵构葬送了这一大好的反攻时机,保持了宋金之间的平衡。这里虽然确实耻辱,但也应该注意到,此时经历了元佑更化、绍圣新政、宋徽宗乱政等折腾,宋朝正处于衰落的时候,一个朝代衰落的时候碰到比契丹更凶狠的敌人,灭亡也是自然的事情,而后面南宋能够重建,转入反攻,实现中兴,也是个奇迹。可以设想,如果汉朝元帝或者成帝时期碰上女真一样强大的敌人,可能连半壁江山都保不住,而唐朝即使在极盛时期遭遇安史之乱之后也就再也振作不起来了,而如果安史之乱以后再遇到女真一样强大的敌人,中国也可能早就灭亡了。所以,一个朝代衰落的时候遇到如此强大的敌人而能立足,虽然屈辱但仍值得肯定。况且宋金战争中各路军民拼死抵抗,很少有投降的,更没有所谓望风而降,其中表现出来的民族精神,史所罕见。

应该说,宋朝确实很不幸运,在遭遇了契丹、党项、女真之后,女真也已经腐朽的时候,却遇到了更难对付的敌人--蒙古。蒙古的崛起确实是个值得研究的奇迹。不幸运的还不止这些,还有宋朝这个时候又是衰落的时候,碰上宋度宗这个弱智皇帝。但即使如此,宋朝在这个征服了世界的敌人面前也有过骄人的表现--在宋理宗时期宋蒙战争中宋朝少有败过,蒙古多次被宋军击退。而即使在后面襄樊之战后,宋朝在失去了藩篱的情况下,也没有出现过一溃千里的情况,各路宋军节节抵抗,将帅以身殉国,表现了高度的民族气节。蒙古灭亡金国只用了五年时间,但灭亡南宋却用了四十五年,在一段很长的时间里蒙古甚至怀疑自己是否有能力灭亡南宋。这种情况和明朝末年的满清入关甚至抗日战争比起来,更可以看出宋朝时期那种高昂的民族精神。文天祥则是这种精神的最高代表。

所以,两宋三百年虽然宋军从未在草原上展示过他的雄风,甚至是一路的溃败与退却,但事出有因,并且宋军节节抵抗、屡败屡战,其精神可歌可泣。如果汉朝或者唐朝像宋朝一样碰上那么多的那么强的敌人,结果还未必能像宋朝一样壮观。一个明显的例证则是明朝,明朝初年也号称辉煌,甚至“疆域远迈汉唐”,但在既衰之蒙古手里遭遇“土木之变”,再出一个满清就亡了国,并且亡国之时各路将帅望风而降,全然没有一点民族气节。如果说宋亡给历史留下了悲壮的一叶,那么明亡给历史留下了耻辱的一叶。

一个没有结论的追问

忽必烈以后元朝再没有真正有作为的皇帝,而宋朝和蒙古在宋理宗时期保持了均衡的态势,到弱智皇帝宋度宗时期

无精能治吗

nk细胞疗法哪里可以做

中国干细胞公司哪家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