绞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绞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后妈四则之前任的拜访-(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29:23 阅读: 来源:绞线机厂家

明天是暑假,十二岁的吴多南笑嘻嘻地回到家,手上还拿着满分的语文、数学卷纸,给父亲报了喜:“爸爸,我又考了第一名。两科都一百分!”

“好孩子!”吴兴安从沙发起来,一把抱住儿子,“我的好儿子,真给我露脸!想吃什么?爸爸带你去!惠贤啊,等老二长大了,让他哥哥好好辅导他,将来我们家出两个状元!哈哈哈!”

老二吴多多是个小胖子,跑过来抱着哥哥:“我要奥利奥!”

贾惠贤抱着自己的亲生儿子多多,笑得很不自然,心里更不是滋味。她心里盘算:我亲生的儿子五岁了,笨得像猪,说话说不全,就认识小食品。他吴兴安的儿子不同,不仅聪明还招人喜欢,考试最差的成绩是并列第四。这么厉害的角色,将来长大了还了得?我亲儿子肯定吃亏!

您听明白了吧?没错,吴兴安的前妻很多年前就死了,是难产死的,留下这聪明伶俐的儿子叫吴多南。后来吴兴安借钱开服装店,赚了很多钱,又娶了年轻漂亮的贾惠贤为妻。再婚的第二年有了小儿子,叫吴多多。

表面上,贾惠贤对吴多南不冷不热,谁也挑不出她的不是。但她心里却把吴多南当作眼中钉肉中刺。尤其是她生下了多多,对吴多南更是极为不满。既担心将来这个家被作为长子的吴多南霸占,又恼怒亲儿子多多太笨,被吴多南抢了风头。

她心想:真要是吴兴安老了不行的那天,家里财产还不全是人家老大说了算?

有一天,贾惠贤无意中听人说起一部叫《三言两拍》的明代小说,其中李玉英狱中讼冤的故事给了她启发。她更加明白:当着丈夫的面,绝不能落下把柄。什么时候丈夫长时间不在家,我再斩草除根。

机会总算来了,吴兴安有个堂叔在泰国生活,是个有钱人,无儿无女。最近来电话,说他快不行了,让吴兴安帮忙料理后事,也把财产继承了。

走时,吴兴安吩咐老婆好好照顾两个儿子。

大儿子在外补课,小儿子跑过来喊:“我要吃奥利奥。”

贾惠贤答应了一句,心里便有了主意。

这天夜里,贾惠贤把亲儿子多多锁在屋子里,然后走进厨房。她偷偷在一杯牛奶里放了安眠药,递给老大吴多南,命令道:“喝了它。”

多南很懂事:“贾妈妈,我吃过馒头了,实在喝不下去了。牛奶给弟弟喝吧,他还小。”

贾惠贤把牛奶“啪”地摔在了桌子上,牛奶溅到多南的眼睛上,一杯剩下大半杯。她怒道:“装什么好心?给你你就喝,拿什么架子?”

多南终于看到继母发脾气,虽然这是第一次,但他感觉继母这次发作,好像是发泄了对自己积蓄很久的怒火。

被继母无端斥责,谁还想喝这杯牛奶吗?可拒绝的话,又会加深继母与自己的隔阂。他强忍泪水,委屈地接过牛奶,喝了两口。看继母冷冷地目光,他不得不低头再喝两口。再看继母,却看到她正以胜利者的姿态嘲笑自己。

多南说道;“贾妈妈,您不要生气了!”

继母没有说话,几分钟后看到多南的眼睛睁不开,好像疲倦了。她感到兴奋,心脏激动地跳着,狠狠地说道:“猴崽子,我不生气,现在我熬出头了!”

“你为什么骂我?”吴多南的头越来越晕,晃了几下又倒了下去。

贾惠贤抽打多南几巴掌,又踢了几脚,见没有反应便确认安眠药起了作用。当下用毯子包住多南,然后换了身衣服,戴上口罩、墨镜。打开房门没发现有人,赶紧把吴多南抱出来,一直走上楼顶。

因为她家就是顶楼,所以很快就上来了。吴多南虽然只是个孩子,并不重。可是由于心虚,贾惠贤到楼顶气喘吁吁,先坐下来喘了口气。又看看毯子里多南,道:“猴崽子,我也够讲情义了。我让你睡着了再把你扔楼下,你死了也不会太痛苦。”

差点忘记了,毯子得拿下来,必须给人一种“吴多南自己不慎坠楼”的假象。

她打开毛毯的一角,却惊呆了。毯子里包着的明明是吴多南,却变成了胖乎乎的亲儿子吴多多,还对她撒娇:“妈妈,我要奥利奥!”

贾惠贤吓得赶紧把毛毯全部打开,抱着吴多多多回了家,客厅里没有人。她心里疑惑:我分明把亲儿子多多锁在了卧室里,怎么又跑到了毯子里?

打开卧室的门,她再次惊呆了。吴多南躺在自己的卧室,昏迷不醒。

难道吴多南自己打开了卧室,把多多包进了毯子里?不可能,我加了大量的安眠药,他不可能这么快苏醒。而且看床上的吴多南,他是真的昏迷。再说卧室的门是锁着的,钥匙只有一把,在我手上。见了鬼了!

摔死吴多南是不可能了,就这么放弃也不可能。贾惠贤把枕头压在多南的头上,想要活活地闷死他:“小子,去见你的死妈吧!”

“救命!”客厅里突然传来多多的叫喊声。

“儿子,怎么了?”贾惠贤跑回客厅,只见儿子多多躺地上挣扎,脖子处出现凹陷。她不知道如何处置,急忙之跌了个跟头,疼得起不来,眼睁睁地看多多挣扎。

多多的手在半空,好像拍打着什么:“别掐我脖子…爸爸…哥哥…哥哥!”

这一声哥哥叫出来,卧室里的吴多南被喊醒,跑出来看多多:“弟弟,你怎么了!”

多多脖子处的凹陷又恢复到了原样,竟然站起来:“哥哥!刚才一个女人掐我脖子!”

吴多南扶起弟弟。

贾惠贤被今晚发生的事吓得心惊胆战,不禁思考:难道真的见鬼了?

有一天早晨吃饭时,多多意外看见哥哥吴多南脖子上戴着东西,好奇地问:“哥哥,这是什么?是奥利奥吗?”

贾惠贤也看过去,原来是一根红绳子上拴着微小的镜子,镜子的背面是女人的照片。

吴多南把镜子背面的照片擦了擦,放进衣服里:“这是我妈妈!她死前告诉我,只要我戴着镜子,她就会永远陪着我。”

多多拉着哥哥的手,在哥哥耳边小声说:“哥哥,昨晚就是她掐我的脖子。”

这回贾惠贤更害怕了,首先想到的是昨晚吴多南死去的亲妈闹鬼。鬼魂掐自己的儿子,一定是在报复自己,警告自己不要伤害吴多南。她又琢磨多南这句“只要我戴着镜子,她就会永远陪着我”,她想:一定是这个镜子招来了鬼魂,只要把镜子扔掉,吴多南的亲妈一定不能再回来。

贾惠贤按住吴多南,抢走镜子:“猴崽子,怪不得我亲儿子被鬼折腾。都是你戴了这个不吉利的东西,往家里招了鬼!你想害死亲弟弟,自己霸占你爸的财产?没门!拿来!”

12下一页

低价位福田箱长6米冷藏车江铃冷藏车直销

安装宣城玻璃钢穿线管施工指南

新光伏组件国内热线收购太阳能板国内热线收购

安顺市江铃3360轴距丙酮运输车价格多少

东莞茶山电镀料回收站

养生吃新鲜铁皮石斛石斛鲜条销售厂家铁皮石斛新鲜市场价

福建提供4吨燃气导热油山东中杰

大型水泥发泡机新型新款水泥发泡机

甘南PE电力管大弯头重视产品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