绞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绞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道的猜想

发布时间:2021-01-20 18:30:04 阅读: 来源:绞线机厂家

“道”的猜想

摘要:不同于西方二元论哲学体系中把物质和精神对立起来,把主体和客体分离、把存在与意识隔绝,“道”的一元论哲学体系是普世性的宇宙观,包括了所有的宇宙论,其哲学解决的问题是宇宙起源的问题。对老子思想的内涵究竟有什么样的外延呢?我们通过演绎老子的思想得出推理性的关于“道”的猜想。

关键词:道;猜想;老子

1.古代先秦诸子之“道”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明,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老子的《道德经》中明确提出“道”为万物的根本。先秦道家学派代表人物老子,庄子、文子等人开创了具有哲学和宗教双重意味的“道”本体论传统,肯定了“道”化万物的功能。1首先,先秦道家学派将“道”作为哲学本体提出并见诸于道家学派老庄的著述与语录中。《庄子》中提到:夫道,有情有信,无为无形。可传而不可受,可得而不可见;自本自根,未有天地,自古以固存。2可见,庄子作为老子思想的推广者已经对老子的思想稍有偏离了,庄子把“道”理解为“有情有性”的“理”,“道理”即是合乎自然运行规律的法则,也指无所不在无所不存表现在万物中的“性”。其次,文子作为老子的学生,对老子的“道”这一哲学范畴进行了进一步的阐发:“夫道者,陶冶万物,始终无形,寂然不动”,“无形者,作始也。遂事者,成器也”。“有形产于无形,故无形者,有形之始也。”3文子对“道”的解释完全是遵循着老子核心思想“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而阐释。老子认为“无”是“有”的母体,“有”是“无”的表现形式,文子故而在此基础之上认为“无”等于“无形”、“虚无”,从而推出“无形”为“有形”之母。文子对老子思想的解读在于通过其认识论上的逻辑推理得出对本体论的深刻理解。最后,列子作为老庄学派的代表,对“道”的终极意义进行了诠释:“道终乎本无始,近乎本不久。有生则复于不生,有形则复于无形。不生者,非本不生者也;无形者,非本无形者也。”4列子从本体论上进行探索老子之“道”,把老子之“道”的精神和实质理解为“无中生有”。

可见,先秦诸子道家学派对老子的“道”的理解基本从本体论上探索万事万物生灭相替,阴阳互转的根本原因,从而就不同侧面对“道”给予终极意义的解释。把“道”看作是隐藏在人间万象后面的“根本”与“源泉”,把天地万物的本根归结为无形无象且与天地万物有着息息相关的关系,这种转换制约关系就是道家学派眼中的“道”。显然“道”成了天地万物产生、存在、发展变化的根本原因和根本依据。因此道家学派对老子思想的继承与发展就是道家学派对《道德经》中“道”的诠释与解读,也是各家各派越从不同层面、不同角度进行剖析,就越能够接近“道”的本质与特征的认识过程。

2.“道”的特征与本质

2.1虚实并存及其阴阳更替的基本特征

虚实并存是“道”的基本特征之一,主要说明“道”存在方式的客观性与普遍性。虚实并存主要表现在“视之而弗见”、“听之而弗闻”,也指“无状之状、无物之象”,但又“随而不见其后,迎而不见其首”。对“道”的认识主要通过“有情有信”,“有形产于无形”的感性认识上升到“故无形者,有形之始也”的理性认识;通过现象“无光无象,无音无声,无色无绪,幽幽冥冥,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弥纶无外,故称大道”5来认识其本质“道化万物”。虚实并存之特点是基于以下认识的:首先,“道”是客观的。作为本原的“道”与自然的关系是相辅相成的,“道”与自然是同一的,反过来“道”又影响自然,“道法自然”。“道之为物,惟恍惟忽,其中有物,其中有精”,“夷希微”三者混而为一,它是没有形状的形状,无物却有象。“道”是真正的混沌,混沌是客观存在的,它是无序的有序。“无”和“有”是道的别名,都是客观的。“道”创生了万物,而且养育万物,“道”对万物“生之畜之”。其次,“道之在天下,犹川谷之于江海”,把“道”的普遍性通过它的包容性来表达。

“阴阳更替”是“道”的另外一个显著的特征,用一个“变”字完全可以表达。它主要包括两方面的内涵:第一,“道”是一个复杂矛盾的统一体,阴阳二者是“道”的形式和属性。“一阴一阳谓之道”事物的运动规律是通过矛盾的双方“万物负阴而抱阳”不断转化而成的。“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可道的“道”不是恒常不变的道,而是变化的道。因此,虚实与共、阴阳互补、有无相济是矛盾对立统一体的相互转换形式,矛盾双方向彼此的对立面不断转化与运行。它们相辅相成,相互转化,统一在“道”中,“道”便成为矛盾的对立统一体。第二,“道”在阴阳互动中循环往复。“道”的运动过程是周而复始,周而复始的。“道”永恒存在,循环运行,运动不息。“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它“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道”的存在形式总是从起点开始,最终又回到起点,形成一个圆圈。空间联系着时间,时间联系着空间,时空在统一体中周而复始。

2.2“无中生有”与“包罗万象”的本质

“道”是老子哲学的最高范畴,是老子整个思想体系的基础、核心和逻辑起点。“道”为最高的存在,其本质集中体现在以下两方面:一是“无中生有”,二是“包罗万象”。“无中生有”是以“道”的定义出现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明,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其次,“天地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6可见,老子思想中本体论哲学的核心就凝结在这个绝对概念“道”中。其实质便是“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即,“道”作为终极存在是产生于虚无存在。与现代人的思维局限于古典牛顿力学的知识视野“事物必须是显性的、有形的”相反,量子力学时代的科学家霍金认为宇宙起源于“无”,告诉我们宇宙是“无形之形,无象之象”,道出了老子“虚无”为世界本源的本质。

“包罗万象”的本质首先体现在“道法自然”的法则“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法则中7,“道化万物”的运行规律上。“大道泛兮,其可左右”,“自古及今,其名不去”,道是永恒存在的。“道”的普遍性决定了它的巨大的包容性和蕴含性。由于“道”的存在是“无”,故为无限,是无限之存在,故能包容天地万物,为天地万物之母。“道”这种“无”与“有”的矛盾统一体是天地万物得以产生、存在的形而上根源,整个宇宙就是一个在道的“无”与“有”矛盾转化中生生不息的逻辑过程。

3.“道”的演绎与猜想

3.1“道”的演绎

在道家学派看来,“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老子认为“道”衍生宇宙万物,是一个形而上的实体。道生万物思想是“道”的主要核心,按照道生万物的核心思想,说明“道”是超越时空,不受时空限制的宇宙终极理论。“道”代表的宇宙绝对意志以“理一分殊,月印万川”的形式出现在各种宗教和学术理论中。

《周易.系辞上》有“太极”化生万物的流程描述:“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太极未分之时,道包阴阳,太极既分以后,阴阳生道,若无阴阳,道气不见。”8可见,“太极”是“道生一”中推演出的“一”。如果说先有太极,“太极分后有阴阳,阴阳又生道”这是符合逻辑推理的,那么“太极”没有进一步做出世界本源的终极解释,这是经不起“太极化生万物”的逻辑推理的。而“道”扛起鲜明的“道生于无”的旗帜,指明“道”是无中生有的产物。所以太极是个类似于“一”的相对存在。对“天理”的论述:理在天下只是一个理,故推之四海皆准。又云:这个义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9中国人的天观是一种把世俗和宗教表现形式融为一体的观念,同时也是神,自然、社会和宇宙秩序的表现。在道家学派看来中国的天观无非是从不同的层面来印证老子“道化万物”的思想。所谓“天有五义”之说:曰物质,与地相对之天,曰主宰之天。曰命运之天,曰自然之天,曰义理之天。庄子的《知北游》篇中,东郭子问于庄子曰:“所谓道恶乎哉?”庄子曰:“无所不在。”说明了“道化万物”的总原理。董仲舒:谓一元者,大始也。故之者为万物之本,而人之元在焉,安在乎?乃在乎天地之前。无在土地之天之前。10说明汉儒董仲舒是一元论者。在他看来,这个创造大始的“一元”类似于“太极”与“天”,都是“道”这个绝对存在的相对存在而已。“道”的载体即表现形式是相对的。同样的推理得知北宋张载《正蒙·参两》中:“一物两体,气也。一故神,两故化”中的“气”也与“太极”、“天”一样是等同的存在概念,它们类似于绝对存在“道”中“一”这个相对存在。认为世界万物均为“气”的变化,“气”包含着阴阳对立的双方。由于有矛盾对立所以有变化运动,此则所谓“化”。又由于有对立的统一,所以有不测之妙用,此则所谓“神”。又说:“物无孤立之理,非同异屈伸终始以发明之,则虽物非物也;事有始卒乃成,非同异有无相感,则不见其成。”(《正蒙·动物》)指出事物如无内含对立矛盾,则一物不成其为一物。11唐末五代道士杜光庭认为:老君生于无始,起于无因,为万道之先,元气之祖也。对太上老君做出了一个相对的规定,即,老君并非绝对意志、绝对权威,而是一个附在“无”这个绝对概念中的相对存在。“无”才是真正的宇宙本源。

“道”的核心思想“道化万物”,“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同样体现在创世性宗教之中。在佛教中,“大千世界,森罗万象,形形色色,无一不因缘和合而生”,“世界万物都处在因果联系之中,都受时空条件的制约,生生灭灭,变动不居,是为无常。”12这一佛教理论的产生同样面临回答“因缘和合而生”中对“因缘”终极解释,以致佛学借用玄学的观点去理解和阐释《般若经》的思想,从而形成了“六家七宗”。其中“六家”中有两方面的表述是:一,本无家——道安主无在万象之前,空为众形之始:二,即色家——支道林说即色是本性空13说明“六家七宗”的佛教思想在探寻宇宙万物的本源问题上和老子道家思想殊途同归。而老子的道家思想是在佛家思想之前。老子(传说前600年左右—前470年左右)释迦牟尼则是生活在公元前565年~公元前486年。所以,佛家思想探讨宇宙本源是对道家思想体系的补充和完善。在犹太教中,“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约翰福音1:14:)基督教中“早在亚伯拉罕时代,希伯来人就相信他们和上帝之间立了契约,即亚伯拉罕尊上帝为唯一的神,上帝反过来令他子孙繁多,成为大国之父;赐迦南地为他们永久的基业;并扬他的名,使其后人得福”14利玛窦在《天主实义》中说:吾天主,即华言上帝”。接着他引用《诗经》、《尚书》等中国传统经典文献的话来证明自已的这个观点,结论是“历观古书,而知上帝与天主特异以名也。”15伊斯兰教的创始人穆罕默德,实际上是综合犹太教、基督教以及半岛上原始宗教等教义,声称得到“安拉”(真主)启示,让他在人间为“安拉”,“传警告”、“报喜信”和“慈惠众生”。同样可以看出“真主(安拉)”也是 “老君”的同义语,穆罕默德代表“真主(安拉)”在人间替真主传“道”,这个“道”就是宇宙的唯一真理和最权威的意志。

我们可以看出代表唯一真理和绝对意志的“上帝”、“天神”、“佛”、“真主”等都是在万物之源“道”这一本体存在的演化下产生出的相对权威“一”的各种变相权威符号。各大宗教,虽然使用了不同的理论学说和符号来标识自己的风格与形式,但从内涵要求到它们所追求的终极目标指向上看是大同小异,万变不离其宗。符合“道生一,道化万物”的终极表述。“道”的理论无所不包,无所不含,从太极说到宋明理学的“理”、“气”说再到创世性宗教中的“唯一”真理,体现出一个生生息息,无边无际的宇宙无限延伸的大道体系。

因此,在解释人类的起源上,正如余敦康所说:道是源,其他教派都是流,是对宇宙本源的解释。16

3.2“道”的猜想

从“道生万物”、“无名,天地之始”展开猜想得到其他终极信仰都是沿着老子的大“道”在执行宇宙中对人类、对自然的绝对意志和至上秩序规则。“道”的绝对理念不强调也不排斥其他的信仰,不带有任何价值干涉,只是按照自然的规则演绎宇宙运行的规律和法则。本体论“道”作为世界的本源被赋予了物质性,并通过人格神来代替“道”执行其绝对意志。

首先,“道”这种宇宙的绝对精神是通过信仰体系中的特殊符号来表示。

在几大制度性世界宗教中,各个教派在创立宗教之始就反对偶像崇拜。犹太教作为基督教、伊斯兰教的同源同本宗教,在摩西十诫第二条规定“不可雕刻神的偶像并加以崇拜”。佛教创教初期也是反对偶像崇拜,至于现今佛教中的各种偶像只是大乘佛教兴起后的改革产物。所以,耶稣、穆罕默德、释迦牟尼,老子等只是“道”的一个符号,人类崇拜和信仰的实际是一个内涵最抽象、最丰富、最灵活的非偶像的“上帝”、“真主”、“佛”,而这些符号是一个抽象的永恒“名”;可见,“老君”、“上帝”、“真主”和“佛”一样是代表宇宙的法则和最高的范畴的绝对符号。反之,“道”作为衍生宇宙万物的一个形而上的实体存在,“道生一”、“道化万物”正好印证了基督教信仰中的“上帝”、伊斯兰教中的“真主”、佛教中的“佛”这些与“道”具有同等功能的宇宙最高范畴。这些信仰作为宇宙最高真理的符号,“道生一”产生出道成肉身的“一”,即,基督教中的耶稣,伊斯兰教中的穆罕默德、佛教中的释迦牟尼,作为世界万事万物的代表,发布一个绝对意志“理”,维护人类社会的道德和社会秩序,使之整合,防止失范和人类利益集团之间的冲突和斗争。

正如方立天对佛教缘起论的解释一样,“道”的理论对世界的解释做出了同样的阐述:世界万物就是因缘和合而起,并非由某一个造物主创造的,世界上不存在人格化的造物主与人格化的宇宙本原,也不存在一切事物的主宰者。17可见,以上的绝对意志的代表只是替“天”行道,道成肉身的典型证明。

其次,“道”是通过“理一分殊,月印万川”来体现为本质相同而形式各异的符号。“道”的存在是以“理”的同质来体现其它信仰体系和崇拜体系的相异存在,通过高高在上的“道”在万川中投射其形体和光明。不论是何门何派,均可反映“月”的真、善、美的本质。在这个反映本质的“月”中蕴含着同质的“共相”,在不同形式不同载体中发散着“万川”的信仰个性和人格化特征。几种宗教从创教的社会背景,教主布道的条件以及所倡导的基本教义等方面都可找到其共同特点。尤其是这些宗教具有共同的真理标准,善恶标准,得救惩罚的类似措施,均具有扬善抑恶的共性。这些具有普遍价值的共性,可以推出代表绝对真理的符号的目标指向实际上是通过“上帝”、“真主”、“佛”等“殊相”来执行“共相”“道”的绝对意志,体现出制度性宗教的万教归一性。

结语:

“道”是宇宙万物的本源和事物运动变化的规律,虚实相济,无边无际而又高深莫测,正如法国解构主义哲学家德里达以他结构主义的眼光来分析宗教所下的结论一样,“道”是“荒漠中的荒漠”,具有陌生性和难以通透的神秘性。18这种这种亦真亦幻、虚无缥缈的存在类似于“天机”而不可破,正好是人类认识能力所不能突破的极限。无论是唯心的论说还是唯物的演绎,无论是一元论还是二元论都被包含在大“道”中按照固有的规律周而复始的运行。

参考文献:

[1]将超君著,道教生态伦理思想研究,东方出版社,2006年

[2]《庄子.大宗师》

[3]《文子.道原》,王利器撰:《文子疏义》,第52页

[4]《列子.天瑞篇》,杨伯竣撰:《列子集释》,中华书局,1979年,第19页

[5]杜光庭:《道德真经广圣义》卷2,《道藏》第14册,第316页

[6](40章下篇页61)

[7]《道德经》(25章.上篇:26)

[8]《藏外道书》第10册,巴蜀书社,1994年,第223页

[9]中国的两位哲学家二程兄弟的新儒学河南教育出版社2000-7-1(英)葛瑞汉(A.C.Graham)著,程德祥等译

[10]冯友兰,中国哲学史(上、下),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年P206页

[11]冯友兰,中国哲学史(上下),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年358页

[12]中国佛教与传统文化,方立天,上海人民出版社,1988年4月第一版143页

[13]中国佛教与传统文化,方立天,上海人民出版社,1988年4月第一版,54页

[14]参见《创世记》12:2,17,22。

[15]张西平,基督教在中国文化境域中的困境,学术研究,2008年第1期

[16]余敦康,《中国宗教与中国文化》,中国社科文献出版社,2005年第三版

[17]中国佛教与传统文化,方立天,上海人民出版社,1988年4月第一版,143页

[18]宗教,杜小真,商务印书馆,2006

众神战记BT游戏

最好用最可靠的彩票app

新浪彩票下载手机版